作品主页> English>
时间简谱作品欣赏:水印> 艺术书> 木雕> 现场花絮>
陈琦解读-王璜生>

20101023日-1220
开幕酒会:102315:00

策展前言
策展人:托泥

艺术家陈琦(1963-)的青年时代见证了八五新潮的兴起,但其创作没有直接反映社会变革的纷纭;个性内敛而沉静,陈琦的艺术发展路线类似于徐冰、王怀庆这样的艺术家:从文化传统的内部寻找破解当代精神迷局的钥匙。从八十年代中期以来至今,陈琦真诚于内心,以一种反省的当代意识,在对中国文人传统的呵护中,贯穿着对自我个体存在的冥思。陈琦的2010年的新作《时间简谱》系列由木版水印、书、木雕、影像和装置组成,其艺术嬗变之路仍在延伸,进入更加幽深的内心世界。

水印*艺术延续着中国水墨、古代碑贴、拓片对物像痕迹的痴迷,陈琦二十余年坚持不懈,创造性地丰富了水印艺术语言的表现力,拓宽了水印的观念性未知领域,作品超越了绘画的局限。水印对陈琦而言,是文明、历史的见证者拜访过去、抚慰今天的行动,也是艺术家的精神向心灵的未知领域飞翔的仪式。

时间简谱之十一, 木版水印,直径90cm, 20版
*木版水印艺术(水印木刻)创作方法:艺术家以富有表现力的刀法将其创作的图像分版(有时多达数十版)刻制在木版上,并用中国墨或水溶性颜料将木版上色;之后通过创造性地控制湿度、压印力度等综合技艺,发挥随机性的感性经验,将木版上的图像限量印制在以宣纸为主的纸张上;经艺术家亲笔签名、标注限量编号之后,即成为最终的原创性作品。

Investigating Contemporary Paintings
局部:时间简谱-白书
时间简谱-白书, 60x50x4cm, 2010

阅读切割-关于《时间简谱·书》(节选)
钱大经 上海大学公共艺术研究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

《时间简谱·书》是一件作品组合:在几册装订成书本形态的纸质材料上,切割刻洞而成。构思来源于对蠹虫啃噬书本形成孔洞的观察。书是供人阅读的,陈琦做成这样一本"书",具有要求观者"阅读"的强烈暗示。但此书无一文字,满纸是迷一样的圈形孔洞,孔洞的形态又是由切割多层纸材来完成。

我有幸触摸式阅读过这本《时间简谱》。零距离观看,机械般的精准用刀,切割出等高线似的圈形洞痕,向深处层层递进,螺旋式的越旋越小,待到深绝处突又引领出下一组旋向别处的洞痕,令观者轻度的眩晕。观看久之,会催眠一般的使人联想起蠹痕、溶洞、亘古洪荒的自然地表、某种生物、细胞裂变甚至性的暗示,总之,一切有关生命和时间运行的意象。单页翻动,空心轮廓所呈现的还是熟悉的陈琦美感秩序:敏感的曲线互动,形与形之间流转的空间关系,高古游丝一般的平面描述。数页叠翻,不同页面的孔洞形成轮廓错位,开始产生了幻化效果:形状变换、投影移动,随着二维移向三维空间产生的幻觉,物理形态由此向化学形态转化,页面之间弥漫开一股"呼吸着的气体"。

我想,《时间简谱》是陈琦将其深思熟虑的抽象哲理进行诗化的结果。将事物的抽象叙述转化为对事物的无限联想,想象使事物产生诗性,这样的诗性因为基于思辨,所以不同于模拟现实的简单抒情。因此,我们就能领悟到在他的诗性画面中思想的重量,柔美的形状则是由严谨的理性排列而成。《时间简谱》中每一次切割都经过精密的计算与控制,其技术步骤简直就是一项科研工程设计,这样产生的结果注定与俗世的"诗情画意"无关,却与"大象无形"的境界相连。

从早期作品到现在,陈琦作品的面貌越来越"冷",曾经的情感汁液愈加"固化"。他的作品与浮躁的当下保持距离。他工蜂般的劳作创造一如古人在编织云锦:一针一戳,平淡而重复,织出的却是一片温柔敦厚。>>阅读全文

时间简谱-黑书, 60x50x4cm, 2010
思维之物:陈琦解读(节选)
王璜生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陈琦的最新作品是《时间简谱》(2009-),我认为,这是他艺术创作思想的重大转折,是从有形的物象以探询无形的观念,转向于从追问永恒的无形的观念而落实于具体的物理形态。"时间"是一个永恒、抽象,甚至是无法描述的东西,而从艺术表现的角度和方式,更可能是一种挑战。陈琦的智慧之处在于他从时间的痕迹入手,以他特长的精致考究的思维和手艺,结合现代的视觉表达方式和图像方式, 将"时间"物化为艺术的物件和图像,综合呈现在书籍、版画、木雕、影像,使"时间"成为可触摸之物,可观赏之物,更成为可体验、可思维之物之象。>>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