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华美术馆 2009.3.28-5.3
策展人:托泥、彭捷
策展助理/设计:陈鹏宇
翻译:Jeff Crosby

[English Version>]

[展览简介] 检阅中国当代版画的创新与变革的学术大展《洗心革面-穿越当代精神迷宫的中国版画》在2009年3月28日至5月3日在深圳华美术馆开幕。来自中央美院、鲁迅美院、中国美院、广州美院、天津美院的艺术家的百余件作品以鲜活犀利的主题跨越版画语言的局限,呈现了激动人心而又诡异多变的当代心灵探索,反映着当代版画语言的前卫实验。《洗心革面》展由深圳华美术馆与北京龙艺榜画廊共同举办。

以精神迷宫为主题,展览以戏剧的叙事形式贯穿了生于70后到80后艺术家从童年、青年到成年的精神成长,他们敏感的心灵故事映射着当代社会学与心理潜意识的交汇融合:胡同中的童年记忆在城市的疯狂扩张中被拆解、青春恋情与女性自我的心理追寻互相折射;巨大的黑鸟装置景观中,社会百态与人的自我存在冲突共生,谐谑而又沉郁凝重…策展人通过《洗心革面》揭示了当代版画的变革趋势:即主题上从印痕游戏转变到对有意味的社会学图像的追寻(这种审视是由内向外的)、语言上从平面纸上开始多维度的观念性敞开。

参展艺术家包括康剑飞、刘庆元、黄恺、张颖、秦观伟、肖映河、金嵩敏、李明娟、鞠婷、陈小娣、汪延滨、许宏翔、程庆陶、蔡远河、付斌、李小光、凌云飞、陈立民、王晴、田华、张昊;他们正将版画特有的细腻、微妙及犀利的观念智慧融入当代艺术丰富的社会学思考中。

胡同记忆
艺术家:黄恺

戏谑青春
艺术家:汪延滨、许宏翔、张昊


社会观察
艺术家:程庆陶、蔡远河、付斌、刘庆元


潜梦游心
艺术家:李小光、凌云飞、陈立民


情感花园
艺术家:肖映河、王晴、陈小娣、田华、李明娟



女性主义
艺术家:金嵩敏、鞠婷


存在迷惘
艺术家:秦观伟、张颖


观看黑鸟的方式
艺术家:康剑飞

此时此刻,这一群血气方刚的青年版画家在如股市般无端兴奋的精神盛世中,用旧的刻刀、受潮的木板和残缺不全的器械,各自完成面临迫在眉睫的精神挑战时的搏杀,留下非凡热烈的现场痕迹,而后撒手各奔前程!





在当代社会与文化的非凡变革中,中国艺术家对自我与社会的批判性思考伴随着艺术观念改造、语言革新的使命感;中国版画也正在经历着洗心革面的涅磐,出生于70-80年代后的青年版画家对当代问题的审视的同时,积极反叛陈腐的版画语言的束缚。《洗心革面—穿越当代精神迷宫的中国版画》展反映了这一代知识分子的生存迷惘:个体存在与文化身份的分裂、历史传承与社会现实的冲突、全球化的消费主义冲击…多元化的思想观念盘根错节,让他们如同陷落到一个精神迷宫中,但他们纯真、不妥协、有勇气直面内心,这个不可测的迷宫成为心灵的游乐场,他们生命的激情和艺术创造力同时迸发。

迷宫中的心灵戏剧
在古老的宗教神话中,人的整个生命被视为一座神圣的迷宫,在其中心是人生的转折点。只有通过艰难曲折的朝圣之路,人才能告别过去,找到生存的意义。展览以迷宫影射着当代变革中敏锐的青年知识分子所面临的精神挑战的复杂性。作品丰富多样,领异标新,在形式上把版画语言发挥到极致,共同的主题是对当代问题的深深凝视,迷宫神话中牛首人身的怪兽和令人朝思暮想的情人充满诱惑,探索迷宫的过程是他们精神解放、找寻自我的征途。

策展人关注不同艺术家之间的精神性的内在联系,作品中的人物形象互相关联,如同一部多幕的戏剧,哈姆雷特的激情混合着《牡丹亭》的婉约,古典与现代泥沙俱下,艺术家在自我的精神漩涡中不能自拔,共同完成了当代中国的精神迷局中的生存叙事。在胡同中嬉戏的光头儿童、借《礼记》故事质询自我的女性、给仙鹤灌可口可乐的穿长袍的顽童、在社会与集体无意识中流放的黑鸟…相互交织,组成了人生从童年、青年到成年的精神历程,对童年记忆的纠缠演变到成年人在社会群体中对个人尊严的关注。在他们穿越迷宫的奥德赛征途中,混合着对当代社会的真切扫描与心理潜意识的微观叙事。

展览分为八个部分,勾画了从童年、青年到成年的精神轨迹:胡同记忆与戏谑青春中,现在与过去在胡同中时光倒错(黄恺)、激愤的少年在乱石岗上、曲水流觞之间笑看尘世浮云(许宏翔)。社会观察、潜梦游心互为表里,艺术家对社会的观察是主观的,梦境却映照着现实的心灵印象。情感花园到女性主义中,对情爱的渴望和对自我的认识充满非理性:赤裸的生命之果结满忧愁(陈小娣)、古典少女俏丽的脸上印着胎记般的花朵(李明娟)、荡罢秋千,在宋朝的荷叶间休憩的少女的身影(田华)和浓雾深锁的园林中赤裸厮打的男女(王晴)重合;金嵩敏在木版上斧劈刀斫,大胆追问自我的分裂;幽暗之处黑色的身体在潜意识的深渊里体验存在之迷惘(秦观伟、张颖)。康剑飞的绘画语言与观念都在迈向成熟,十年来的青春反叛在苛严自律的美术学院体系度过,黑鸟的意象伴随着他艺术与生活经历的成长,他的主题也从自我精神放飞转变到个体在社会集体意识中的异化。少年可以胡闹、反叛、心游万仞,但青春的迷宫之外是成年的迷宫,同样翻滚着诡异神奇的云彩。康以《观看黑鸟的方式》开始了对社会迷宫的探索。

从印痕游戏到图像再造
中国版画自鲁迅发起的新木刻运动到新中国社会主义时期,经历了现实主义到现代主义的演变。如果说90年代以来,版画家从现代迈向当代的变革大多表现在对印痕语言的创新,对印痕的迷恋逐步坠入笔墨的游戏,使版画成为抽象的心灵印痕,遁入文人化和精英化的象牙之塔。而在年轻的当代艺术家的创作中,版画在绘画语言上突破了对印痕的迷恋,从当代的视觉文化中吸收丰富的营养以表达此时此刻的情怀;他们正以犀利的铁笔,刻画今日中国的妖娆表情。

在此展览中艺术家发自内心的、不拘一格的作品展现了当代版画的新鲜风貌。黄恺借鉴了连环画的形式,以套色木刻的陈旧历史感再现褪色的胡同中的童年故事,在怀旧中饱含当代人的焦虑,他鲜明的个人风格在日本漫画影响下的中国卡通一代艺术家之外独树一帜。付斌的石版画具有时尚摄影的质感,层次丰富,定格了中产阶级的精神肖像;张颖以竖线条纵情铺陈,精神的坠落在画面造成幻影感;金嵩敏手绘设色结合木刻,使自发与随机性抵消木版的僵化…他们关心用更富表现力的语言倾诉内心的激情, 渴望对世俗与文化生活鲜活生动的记录,他们正将版画特有的细腻与微妙融入当代艺术丰富的社会学图像中。

艺术语言上的开放与重构
美国波普艺术巨匠安迪·沃霍尔以丝网版画再现时代明星和社会事件,使消费文化中的商品与纯艺术的界限模糊,颠覆了原作与复制的概念,以抗争图像的泛滥和精神表面化,他发挥了版画本体语言的精神指向,表达了一个时代的风貌。在艺术史中独领风骚,版画在中国也迸发着观念的锐利,当代中国艺术家不再把版画看作在纸上的繁复痕迹的营造或风花雪月的心情小品。徐冰利用9.11的灰尘创作了《何处惹尘埃》;在《烟草计划》中,燃烧的香烟痕迹表达了主动与被动、随机性和期待的关系;而蔡国强的焰火草图也可视为瞬间爆破印制的版画…以历史悠久的木刻为核心的中国版画蕴含着丰饶的东方智慧,正启迪着更多中国艺术家在传统经典中点燃当代灵感。

语言的实验性对康剑飞具有形而上的重要意义:在2008年的近作中,他打破画面布局的程式,先用木版创造意象,再将木版意象刻意或随机地在纸面上印制,画面构造了奇特的故事情节;同一个人物形象在不同的构图中产生新故事,意象的复数性与画面故事的唯一性产生张力和悖论。在他的装置景观中,矮树下的沙土堆上插着几百个用木刻原版刻成的人和动物,每组意象之间暗示着故事情节:人在旅途、主妇在树下伤感流泪、鸟站在树杈间张望、小孩手握尖刀,心怀叵测…好像一个浮世众生的寓言,诙谐有趣;木版的平面化结合空间场景,古拙而诡异,表达了独特的情绪。康剑飞启迪了版画的观念性创新的更多可能性。

在观念先行的全球艺术浪潮中,中国的新媒体、装置等实验艺术探索也许缺乏深厚的文化基础。对于《洗心革面》展览中这些锐意进取的青年艺术家而言,版画以木刻立足中国传统,是其他媒介无法替代的,并饱含观念性潜力。版画的间接性、复数观念、机器的参与与手工性的矛盾形成一个开放的系统,是中国艺术缔造非凡的支点,他们正通过勇敢的实践验证着未来。


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在诗中借用麦克白斯的口吻吟唱道:“我们的行动将继续进行…我杀了我的君王,为了让莎士比亚构思他的悲剧。”这一代青年艺术家们正在其穿越精神迷宫中的征途中,拔剑而歌,其勇气是精心动魄的,他们也将启发中国版画更广泛深入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