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在我高中时候,在朋友处看到一本三十年代上海出版的珂罗版宋人画册,其中一幅扇面上是一朵荷花,作者传为五代花鸟画家黄荃。画面清雅、纯净,在淡墨渲染下,花瓣极有韵致和层次地舒展,曲线优美;花心的莲蓬坚实有力,莲子饱满丰润,花蕊被刻画得精细而富有生命。尽管尺幅不大,但给我的震撼力却毫不逊色于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和《雪景寒林图》。后来我上大二的时候,在洛阳龙门石窟,荷花的形态呈图案化的浮雕,被镶嵌在石窟洞顶,丰盈、润泽、有力,又一次给我强烈的震动。

日后翻看日本禅学大师铃木大拙的《禅与心理分析》,我似乎得到启示:“艺术家画一朵花,需假设这朵花是在他的无意识中绽放,它就是一朵新的花,而非自然的仿本。”在创作笔记中,我记录了当时创作莲花的心境:“一年有余,我也做了五幅出来,从刚开始的原始冲动,再深入物质的微观描写并关注其整体生命状态,总觉得自己要表达的还远不止这些。我想,这个系列的创作应该是一个心灵净化、升华的过程。最初穿越物体表象,深入花的内部,植入心灵的种子,进而忘却物性,自我与莲花融为一体,同在深邃的星空下开放。”

 

荷之五
水印木刻

Lotus No.5
by Chen qi
Water Print
64×64cm
1993


荷之八
水印木刻 20版

Lotus No.8
by Chen qi
Water Print
20 Editions
73×89cm
1994


荷之九
水印木刻

Lotus No.9
by Chen qi
Water Print
73.5×86.5cm
1994
荷之连作十六
水印木刻

Lotus No.16
by Chen qi
Water Print
100×64cm
1996

荷之舞
水印木刻

Lotus Dance
by Chen qi
Water Print
147×147cm
1999